微博小报之 国足与小时代

开始本期《微博小报》之前,先问一个问题:《小时代》与中国足球有什么相同之处?

这大约就是毛尖评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的《年轻的金钱》(6月30日《上海书评》),与克韩评《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》的《中国足球何日“明治维新”》(7月7日《上海书评》)会引起这么多的关注和讨论的缘故。

《年轻的金钱》发表之际,《小时代》上映才三天,票房已两亿,毛尖转发了自己文章的长微博,只轻轻一点

@陈小线:就好比让勖聪慧感叹姜喜宝“我们只不过是有钱,她才是会花钱”那样吗?《小时代》走错了书架,它其实应该归入报告文学一类。

@黑衣克赛:之前看到有个po主说郭小四是low版卡波特,愣是没想到点在哪。

@乡人看花两不厌:好奇读了网友截取的郭《小时代》小说片段,实在想呕吐:几段话全是赤裸裸的卖品牌,言语生硬造作,毫无美感。说真的,那些说让郭四学习菲炫富的人实在也太高抬郭四了吧。两部小说根本不可同日耳语,完全没法比。单说The Great Gatsby的语言,多美,描写奢华落笔也都是令人心颤的诗意呢。

与前两位网友一引亦舒《喜宝》、一引卡波特(Truman Capote,又作杜鲁门·卡波蒂)的吐槽相比,第三位不免着形着相了点,当然,她对The Great Gatsby的爱毫无疑问是真挚的。与她相似的网友还多着呢,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无负于经典

@坐饮向晨:最近看这部小说评论,越发迷恋Gatsby。在众人追逐浮华物质、自私自利、明哲保身的时代,加入这物欲横流的世界就为了重温往日纯真爱情。他是那个物质世界里最不物质、最理想主义的人,屈服于物质世界的游戏规则,只为圆梦,但最终成为人心败给物质的牺牲品。因纯真而显great。

@端心心:菲茨杰拉德和盖茨比不过是两个陷入爱情中跌到尘埃里的男人,他们俩共同的悲情结局都源自对所钟爱女人的舍不得和放不下。金钱什么的,只是他们讨爱人欢心的实现渠道之一,各取所需自得其乐,说不定还心想着即使笑中带泪也不枉此生呢。不过,她们是他们的缪思,也是他们的湿婆。

与这边文艺范儿十足的讨论相比,对《中国足球何日“明治维新”》的回应,反思、愤怒、焦虑、感慨是主旋律

@不是三国里的赵岑:这本书令人感动的地方特别多。印象比较深的是日本足协没按规矩出牌,把一位巴西教练得罪了,但三年后这位教练自愿回到日本,帮助日本足球进步。滕卡特回到荷兰曾对同行说别来中国,三年后他能自愿回来么?其中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。至于傻缺们,足协现状不改,傻缺很难脱颖而出。

@王宇_爱好者Jovi:每次深入感知日本足球的时候,都会感觉……人家是一面照妖镜,照出我们整个社会的妖气冲天。西天取经得是唐僧才行,牛魔王去的话,估计差点儿意思。

@嘈唧唧:我对日本足球的印象,一直留在漂亮的球衣上,从最早的火焰衫开始,还有现在J联赛各种好看的球衣,至少看出在用心设计。另外我一直觉得球队名字很重要,J联赛最牛逼的就是反对赞助商冠名,每个名字都和所在城市有关联,这才是吸引观众的关键。

@naikozi:一直很天真地认为,如果聘请了川渊三郎先生当掌门,而且只对总理及以上级别的人物负责,这事儿就有救了,一如当年大清帝国的赫德先生。但如今李中堂这样胸襟的人物都没有,遑论赫德。

@和卡里克回到2002年:这篇书评写得很客气。全书执著于为日本足协的官方文书做汉化,作者和JFA也快要零距离了。全书的结构也略混乱,尤其让我失望的是对J联赛的介绍散布各章,分析却很少,尤其缺乏反思,书名改为《日本足协的明治维新》更为合理。要说了解日本足球,还是我在日本的一些亲身经历给的信息量更大。

而就在网友们感慨“中国足球需要一批三浦知良”、“不缺愤青缺傻缺”、“中国足球只是停留在洋务运动的水平”的时候,有位网友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

看过不少报道,说徐根宝是“倔强老帅”、“热血足球汉子”,说他可以为了自己一手建设的崇明足球基地豁出性命,说他“十年磨一剑”,令人印象深刻。所以,是不是其实我们不用太悲观,看一看身边,我们也有自己的川渊三郎?但愿这样的人越来越多,中国球迷对中国足球的厚爱与希望,才不至终成失望与虚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