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bo.cn北京服装学院教授刘莉:用科技为冬奥健儿做“战袍”

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,中国体育代表团共摘得15枚奖牌。好成绩的背后,高性能的服装功不可没。

速度滑冰比赛服可以降低阻力、短道速滑服装的面料要求“冰刀划不破”、冬季项目服装普遍对“耐低温”有高要求、中国花样滑冰“战袍”注重美感……围绕“快、护、暖、美”四个关键技术问题,国家冬季运动服装装备研发中心主任、北京服装学院长聘教授刘莉带领团队为9支国家运动队研发训练比赛服。团队助力的9个项目共揽获了5枚金牌,也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了中国的科技实力。

近日,2022年北京“最美科技工作者”名单揭晓,刘莉名列其中。在第六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到来之际,她向记者讲述了冬奥健儿“战服”背后的故事。

作为冰雪运动发展历史相对较短的国家,我国冬季运动高端比赛服装大多依赖进口,缺乏高科技、尖端比赛服装的自主研发体系。

“以往很长一段时间,中国队冬季项目的服装要么是国外品牌直接赞助,要么是队伍或赞助商出钱去冰雪强国买。”2019年,刘莉带领科研团队获批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“冬季运动与训练比赛高性能服装研发关键技术”项目,当时,我国冬季运动竞技比赛服的研发几乎是空白的。

为了快速研发出中国人自己的比赛服,刘莉和团队查询了所有服装的资料,将其和比赛成绩一一比对。“哪一年哪个国家获得了奖牌,我们就把运动员所穿的服装‘拎’出来重点分析,将各个国家服装的特点‘一网打尽’。”

竞速类项目比赛的高手较量,胜负往往就在分毫之间,服装的减阻性能尤为重要。为了做出“最快”的比赛服,冬季比赛服装项目团队在全球范围内搜集测试了150多种面料的基础性能,并不断优化服装的肌理结构,再拿到风洞里去测试和筛选。

“我们测试服装的时候,制作1:1大小的运动员3D模型,包括任子威、高亭宇这些最好的选手,再把模型放在风洞里做测试,通过控制变量了解服装性能。”刘莉还告诉运动员,这是他们用高科技打造的服装,不是外面做好运过来的,运动员听后都很配合研发人员,“每次都很高兴,说又有新衣服穿了。”

运动员的试穿反馈,也为研发团队提供了改良参考。刘莉举例说,中国速度滑冰队运动员高亭宇的赛服制作,从模型入手到面料制造,曾经对比过56种服装结构,单是帽型就做了21种。

2021年9月,在中国杯速度滑冰精英联赛男子500米比赛中,高亭宇滑出33秒83的国内最好成绩,打破了个人纪录。他所穿的服装是刘莉团队经过多次调整后的第七个版本。“这个大男孩话不多,每次我征求他的意见,问他好多问题,他就回复一两句。”那次他通知刘莉这个好消息的方式同样很独特,“姐,新闻联播登了”,他发微信说。

短道速滑的速度高达40-50千米每小时,选手容易发生冲撞,加之冰刀又长又薄,服装须有防切割功能。刘莉团队使用新型的高弹防切割面料,将单向防切割升级为双向,在保持弹性的基础上,防切割性能提高了20%-30%。

2018年年底,她“临危受命”,为即将参加2019花样滑冰世锦赛的韩聪、隋文静设计服装。“当时我们对花滑不大懂,但觉得这项运动很美,就大胆进行了设计。”一位加拿大编舞老师的建议让她记忆犹新——衣服是烘托人的,不能让衣服压住人。“有的运动员目标很明确,就是奔着金牌上场的,他们气场本就强大,比赛服要起到烘托的作用,不能过分华丽而夺去对运动员的关注度。”刘莉总结。

本着这个原则,刘莉在设计时做减法。“不能过分华丽,又得体现国际花滑界的趋势。”这套服装简洁有质感,还有高级定制元素。最终,韩聪、隋文静穿着这套服装在双人自由滑项目中摘金。完赛第二日,北京服装学院就收到了国家花样滑冰集训队的感谢函。

“我又一次感受到,花滑这项运动的展示效果确实和服装设计密切相关,要坚持做下来。”

刘莉说,为花滑运动员量体裁衣,要考虑的方面很多。要感受音乐在讲述什么样的故事,了解音乐情感适合用什么颜色表达,服装也要根据运动员的体型“扬长避短”。有的表演音乐是民族风,团队就试图在服装上讲述中国故事。他们邀请文史专家和中国古代服装史专家,一起探讨衣服的色彩和纹样。在这个过程中,运动员也会给出想法。

美只是第一步。比赛服装面料全部要有弹性,满足运动员做翻腾等大动作的需求。服装手臂部分既要方便运动员抬胳膊,又不能在手臂下落时有褶皱。服装的总重量也有要求,一般在250克-350克之间,太重会影响运动员的体感,进而影响到他们做高难度动作。

此外,运动员旋转跳跃时,纤薄的服装必须保证没有任何装饰品坠落。运动员服装上的镶钻装饰,团队会用细线反复加固。“一旦被监控到有掉落物,就会被扣分。很多运动员靠着零点几分胜出,这一分不敢、也不可以扣。”

刘莉说,风洞实验室建立在运动员训练基地里,白天供运动员训练使用,服装研发团队只能在运动员休息间隙或夜场进行测试,由于工作时间随机,几乎全部由女性组成的测试团队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。由于进入运动员训练基地程序繁琐,且经常需要提供核酸、CT等检查结果,人员每天申请进入不现实,所以一旦批准进入基地,就经常连续一周住在实验室。

为防止交叉感染,服装研发团队最初不能进入运动员专用的食堂。“大家就买来各种速食食品,带着进去干一周,把测试做完,出了基地进行分析,之后再进入基地实验室测试。”刘莉说,最近一年,大家经常一周一周地吃速食。

2021年8月,团队为短道速滑运动员任子威提供了一件样衣,让他在冰场中感觉一下。一个月后,团队再次见到任子威,见他还穿着那件服装。“高水平运动员穿过很多国外高技术含量的比赛服,如果我们做得不如人家,他们是不会使用的。此外,国家队的装备补给也非常充分,但他一直穿着那件样衣,说明非常认可。”

刘莉说,此前项目设立比赛服要达到减阻5%的目标,并认为这很难完成。最终,短道速滑项目的比赛服将阻力下降了10%。